中華百科全書
請輸入搜尋字串     回首頁 如何引用此文章
開始搜尋
多媒體
相關資訊
義利之辨
(民國72年典藏版)
 
首頁 / 分類瀏覽 / 哲學類 / 義利之辨
義利之辨
        義利之辨,是孟子的主要論題之一。其義可以漢儒董仲舒的「正其誼不謀其利,明其道不計其功」來說明。即人之行事,必須存心於義,要只為義之故而行,以道德法則作自己行為的原則,而不可以利害來決定自己的行為。這是要求行為的動機純正,使意志不為私欲所擾亂,而不是不要求事功的成就。譬如在幫忙朋友時,只是因為幫忙朋友是應該的而去幫忙,而並不是為了利(如朋友會感激我,或我會得到好的名聲等等)才去幫忙。單是為義之故而去做的行為,才是真正的道德行為。若是攙入了私利的動機,雖然表面的行為符合於義,亦是沒有道德意義的。這種分別是很顯然的,此即孟子所謂「堯舜性之也,湯武身之也,五霸假之也。久假而不歸,惡知其非有也」(盡心上)之意。性之,即自然而然,不必勉強便能實踐道德。身之,即修冶其身,以復其性。假之,則是假借仁義之名以求濟其貪欲之私。此中所謂假之,即是為利之故而行義。而其行義只是借仁義以遂其私,故其義行成為達到功利的手段,是全無道德價值的。故真正的道德行為,必須是為了義之故而行的行為,而不能只是表面合於義的行為。

        為義而行的道德行為,雖不謀利不計功,但結果亦會達致天下的大利大功;而若一心一意志於利,則終會有害而無利。因為義而行,乃是遵照普遍的道德法則以行,而既是普遍的道德法則,便必是人人都應遵守者,人若遵行之,自然不會徇私欲以害人,而此便是世間一切幸福利益得以成立的超越根據,因一切世間幸福必須在仁心的保障下方為可能。故孟子曰:「王何必曰利?亦有仁義而已矣。王曰何以利吾國,大夫曰何以利吾家,士庶民曰何以利吾身。上下交征利,而國危矣。…苟為後義而先利,不奪不饜。未有仁而遺其親者也,未有義而後其君者也。」(梁惠王上)

        義利之辨,進一步言之,即意志之自律與他律之辨。因真正的道德行為是只因義之故而行,而絕不能夾雜有任何感性的私利動機的,則引發行為的原因,便只有意志自己,即道德行為的決定原則是意志自己所頒布規定的。因摒除了一切感性動機,則唯一會剩下來的,便只有意志自身,只有此意志是道德行為的決定者,引發者,這便是意志的自律。而意志自律以引發道德行為時之意志,乃是善的意志,用孟子的術語說,便是本心。本心是自發自由而又自律地實踐道德,引發道德行為者,故仁義禮智乃本心所本具的。若決定行為的原因不是意志本身,而是某些外在的意欲的對象(如名、利、幸福、事功等),則這些行為便只是私利的行為,而無道德價值。這便是意志的他律(決定行為的原因,或行為所依之準則,是外於意志的)。此時之意志,乃是受感性影響之意志,而不是善意,即孟子所說的已「失其本心」了。此意可引孟子之言以證之,孟子曰:「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,皆有怵惕側隱之心─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,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,非惡其聲而然也。…人之有是四端也,猶其有四體也。」(公孫丑上)又曰:「生亦我所欲也,義亦我所欲也;二者不可得兼,舍生而取義者也。生亦我所欲,所欲有甚於生者,故不為苟得也;死亦我所惡,所惡有甚於死者,故患有所不辟也。…一簞食,一豆羹,得之則生,弗得則死,嘑爾而與之,行道之人弗受,蹴爾而與之,乞人不屑也。…鄉為身死而不受。今為宮室之美為之…此之謂失其本心。」(告子上)

        此自發自律的本心,是沒有任何私欲成分夾雜在內的,且可以為了其自身所頒布之仁義,而捨棄生命。此可證明人性之善,亦可見此善性本心自己便具有絕對的價值,為世間一切幸福所不能比擬的,故孟子又曰:「廣土眾民,君子欲之,所樂不存焉;中天下而立,定四海之民,君子樂之,所性不存焉。君子所性,雖大行不加焉,雖窮居不損焉,分定故也。君子所性,仁義禮智根於心…。」(盡心上)

        孟子之後,言義利之辨最為明白警策者為宋儒陸象山。象山年譜載云:「傅子淵自此歸其家,陳正己問之曰:陸先生教人何先?對曰:辨志。復問曰:何辨?對曰:義利之辨。」辨志便是辨明心志之所向。心志之趨向,不是義,便是利。人一旦能辨志,便可從利欲之陷溺中驚醒過來。故辨志即義利之辨,此是象山教人的最切要的工夫。人能明辨其志,使本心掙脫私利的束縛,才可以從事於聖賢之學的追求。若義利不辨,心志在利欲中打滾的話,雖是把聖賢書全都熟讀,亦無與於聖賢之道,仍只是一個小人。此意在陸象山之「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章講義」中言之最為明白:「竊謂君子於此,當辨其志。人之所喻:由其所習,所習由其所志。志於義,則所習必在於義;所習在義,斯喻於義矣。志乎利,則所習必在於利;所習在利,斯喻於利矣。故學者之志,不可不辨也。科舉取士久矣…而今世以此相尚,使汩沒於此而不能自拔,則終日從事者雖曰聖賢之書,而要其志之所鄉,則有與聖賢背而馳者矣。…誠能深思是身不可使之為小人之歸,其於利欲之習,怛焉為之痛心疾首,專志乎義而日勉焉,博學審問慎思明辨而篤行之。…其得不謂之君子乎!」

        是以義利之辨,乃作人的第一關,儒者的第一義。(楊祖漢)
共1頁
 
熱門指數點閱次數:11404
更新日期:
編輯:典藏版資料,校對:典藏版資料,審核:典藏版資料

 

中國文化大學版權所有/ 資訊中心製作
 
數位典藏國家型科技計畫/應用服務分項計畫

數位典藏國家型科技計畫/應用服務分項計畫
感謝行政院國科會補助本計畫研發(計畫編號:NSC93-2422-H-034-003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使用說明 / 相關連結 / 開發團隊 / 版權聲明 / 隱私權聲明
網站地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