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華百科全書典藏版
分類瀏覽 中國道統
  三、道統的演變

  孔子集先聖之大成,而孟子發揚光大之,不但奠定儒家學說的基礎,亦形成了中國文化的道統。中華民族珍視此一道統,代代相傳,故政統可斷,而道統不斷。所以韓文說:「軻之死不得其傳焉」,是慨歎無恰當之人可傳,並非道統不再傳下去的意思,中國道統未嘗中斷,不過歷代沒有如同孟子一樣的大儒而已。日本學者藪內清在所著「中國的科學」中說:「一個民族的文化,像中國這樣繼續得如此長久,簡直是世界的奇蹟;曾以古老文化誇耀世界的近東諸多國家,早已滅亡,現尚殘存的印度文化,可說是雜亂的民族集合體。」英國學者李約瑟在其所著「中國之科學與文明」中,亦有同樣的看法,這可證明中國道統的力量。自西漢以迄清末(西元前二○六年∼西元一九一一年),每次大亂之後,撥亂反正,重建新秩序的人,大多是確信道統的儒者。漢儒通經致用之學,宋明性理之學,無非是闡揚道統的修齊治平之道。董仲舒仁義三策,推尊孔子,可說是孟子之後重建道統的大功臣。此後如楊雄也曾說:「仰聖人而知眾說之小也,學之為王者事,其已久矣,堯舜禹湯文武汲汲,仲尼皇皇,其已久矣。」漢末徐幹的「中說」也說:「聖人亦相因而學也。孔子因于文武,文武因于成湯,成湯因于夏后,夏后因于堯舜。故六藝者群聖相因之書也,其人雖亡,其道猶存。」亦都是說明道統。至唐而有韓愈的「原道」,至宋明理學興,道統復明於世,程朱陸王以及清初的顧炎武、黃宗羲、王夫之諸大儒,都能弘揚道統;而王夫之所謂「政統可斷,道統不可斷」一語,影響深遠,足以喚醒國魂,於是此歷世已久的道統,又復大行於世。

  四、三民主義繼承道統

  先總統 蔣公確認三民主義的中心思想就是中國道統,他在「國父百年誕辰紀念文」中說:「三民主義所以闡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之正傳,而又為我中華民族不偏不倚、中和位育、繼繼繩繩之道統。」又說:「三民主義即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所留傳的大道,亦就是中國政治倫理哲學的基礎。」蔣公所以這樣肯定的說,是因為民國十年,國父在桂林,共產黛第三國際有個代表馬林(Marling,瑞典人)曾經問 國父:「先生的革命思想基礎是什麼?」 國父當時答覆說:「中國有一個道統,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,相繼不絕,我的思想基礎,就是這個道統;我的革命就是繼承這個正統思想來發揚光大。」因此,中國道統由於三民主義的繼承而發揮了時代精神。

  國父一生手不釋卷,博覽中外書籍,深知中西文化各有所長,各有所短,並知中國貧弱的原因,一為民族自信心的喪失,二為物質科學的落後,前者必須從根救起,後者必須迎頭趕上,二者為救國之先務。他說:「歐洲之所以駕乎我們中國之上的,不是政治思想,完全是物質文明。我們現在要學歐洲,是要學中國沒有的東西,中國沒有的東西是科學,不是政治哲學。至於講到政治哲學的真諦,歐洲人還要求之於中國。」「中國有一段最有系統的政治哲學,在外國的大政治家還沒有見到,還沒有說得那樣清楚的,就是大學中所說的『格物、致知、誠意正心、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』那一段話。把一個人從內發揚到外,由一個人的內部做起,推到平天下為止。像這種精微開展的理論,無論國外任何政治家都沒有見到,都沒有說出,這就是我們政治哲學的智識中獨有的寶貝。」 國父有此認識,所以主張恢復中國固有的道德智能,以恢復中華民族在世界上的地位,也就是要重振中國道統,使中國文化永遠弘揚於世界。所以他對馬林說:「我的革命就是繼承這個正統思想來發揚光大。」


1  2  3  4  
選單
中文大辭典線上版
歷史上的今天
版權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