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華百科全書典藏版
分類瀏覽 中國道統
  二、孔子奠定中國道統

  孔子祖述堯舜,憲章文武,其思想淵源,甚為明顯。在論語的最後一篇中,曾述及堯、舜、禹、湯、文、武相傳的道統:「堯曰:咨、爾舜,天之曆數在爾躬,允執其中;四海困窮,天祿永終。舜亦以命禹,曰:予小子履、敢用玄牡,敢昭告於皇皇后帝,有罪不敢赦,帝臣不蔽,簡在帝心;朕躬有罪,無以萬方,萬方有罪,罪在朕躬。周有大賚,善人是富,雖有周親,不如仁人;百姓有罪,在予一人。謹權量,審法度,修廢官,四方之政行焉;興滅國,繼絕世,舉逸民,天下之民歸心焉;所重民食喪祭,寬則得眾,信則民任焉,敏則有公,公則說。」這很明白的說明所謂先王之教。堯舜的允執厥中與湯武的重視民生,意義相同;自謹權量以至公則說,是說明二帝三王雖有禪讓與征誅之異,而安民取治之法則同。有人認為這章是孔子對治國平天下的最高理想,所重民食喪祭、寬信敏公,皆有關民生福利,與「大道之行也,天下為公」的意義相通,所以 國父說:「孔子周遊列國,是為甚麼事呢?是注重當時宣傳堯、舜、禹、湯、文、武、周公之道。他刪詩書,作禮樂,是為甚麼呢?是注重後世宣傳堯、舜、禹、湯、文、武、周公之道。所以傳播到全國,以至於現在,便有文化。今日中國的舊文化,能移和歐美的新文化並駕齊驅的原因,都是由於孔子在二千多年以前所作的宣傳工作。」這就證明了孔子奠定中國道統。

  孟子私淑孔子,對於道統亦曾說:「由堯舜至於湯,五百有餘歲,若禹皋陶則見而知之,若湯則聞而知之。由湯至於文王,五百有餘歲,若伊尹萊朱則見而知之,若文王則聞而知之。由文王至於孔子,五百有餘歲,若太公望散宜生則見而知之,若孔子則聞而知之。」這雖未說明道統是什麼,其含義可以想見。惟在他處則有所說明,如「堯以不得舜為己憂,舜以不得禹皋陶為已憂。」及「禹惡旨酒而好善言。湯執中,立賢無方。文王視民如傷,望道而未之見。武王不泄邇,不忘遠。周公思兼三王,以施四事。」都說明道統的內容。所以朱子集註說孟子不敢自謂已得其傳,而憂後世遂失其傳,故歷述群聖之統。

  其實詩、書、易、禮、春秋所講的都是道統,而書大禹謨所說:「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,惟精惟一,允執厥中」,歷代儒者視為十六字心傳,為道統的綱領。他如「德惟善政,政在養民,水火金木土惟修,正德利用厚生惟和。」「任賢勿貳,去邪勿疑,疑謀勿成,百志惟熙。罔違道以干百姓之譽,罔咈道以從百姓之欲,無怠無荒,四夷來王。」「宥過無大,刑故無小,罪疑惟輕,功疑惟重,與其殺不辜,寗失不經,好生之德,治於民心。」「無稽之言勿聽,弗詢之謀勿庸。可愛非君,可畏非民;眾非元后何戴,后非眾罔與守邦。」等等,可以說都是道統的中心思想,群經所載,都不外如此。


1  2  3  4  
選單
中文大辭典線上版
歷史上的今天
版權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