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華百科全書典藏版
分類瀏覽 紅樓夢
        紅樓夢一書題名甚多,紅樓夢是總其全部之名,以曲名紅樓夢是也。原譬石頭所記之事,故稱石頭記。又寓情僧抄錄問世,易名為情僧錄。東魯孔梅溪因見是書乃戒妄動風月之情,題曰風月寶鑑。後因曹雪芹於悼紅軒中披閱十載,增刪五次,纂成目錄,分出章回,借金陵十二女子敷演故事,題曰金陵十二釵。至脂硯齋甲戌(西元一七五四)抄閱再評,仍用石頭記。是以今日見存之乾隆年間抄本十二種,凡有石頭記與紅樓夢二系題名。乾隆五十六年(一七九一)冬至後五日及壬子花朝,程偉元、高鶚始用活字擺印,援用紅樓夢之名,致使石頭記尠為人知。光緒年間,因避禁例,或有作金玉緣與大觀園瑣錄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曹雪芹,已近公論,惟主曹氏為增刪再作者,未嘗絕響。曹氏名霑,字夢阮,雪芹、芹溪、芹圃悉其別號,奉天遼陽人。生於雍正三年(一七二三),一說生於康熙五十四年(一七一五);卒於乾隆二十七年除夕(一七六二),一說二十八年,享年四十歲(或作四十八、九歲)左右。父頫,過繼於寅,為次子,並任江寧織造。雍正五年(一七二七),以虧空免職,次年,放歸北京,家道從此中落。

        紅褸夢之主題意識,有說敘清世祖與董鄂妃事者,有說述納蘭成德家事者,或以為刺和珅者,或含讖緯者,或作明易象者,亦有諷刺康熙朝政,及說曹雪芹自敘其家世與生平等諸家之說。自胡適、蔡元培於民國六年發生論戰,及十年發表「紅樓夢考證」一文,他家說法咸皆不彰,曹家自敘傳則成主流,反清復明衍為旁支。近日或有調和二派之說者,以為曹氏或有漢族認同感,是以作者偶見「譏刺滿清,同情明亡」之意識形態。

        早本除「乾隆抄本百廿回紅樓夢稿」外,僅以八十回面目傳世,蓋曹氏於「壬午除夕,淚盡而逝」時,原書未竟,如第七十五回缺中秋詩,第二十二回未結,第六十七回疑已遺失,且後數十回於亡逝後亦不知所終。其後,程偉元極力搜訪,購得後四十回於鼓擔,並在乾隆五十六年(一七九一)春,洽請友人高鶚協力修葺增補,是書始以百廿回本之貌行世。續作者誰,無從稽考,胡適力主高鶚偽造,自「百廿回紅樓夢稿」抄本出,學者或已不從。

        惟就以字面而論,是書乃將「真事隱去,假語村言」,敷演賈府興衰,穿插寶玉、黛玉、寶釵等三人情事,並寓大觀園之為理想國,傳摹一群青年男女情感之純真癡態,相互交織以成書者也。首回藉神話以一僧一道起興,第四回則有賈、史、王、薛四大家族之綱目,第五回紅褸夢曲十二支,則為將來故事發展之脈絡。其後,文情結構如環之應,如聲之響,處處牽合,百里灰線,均循此為中心。又如第十三回寫葬禮之隆,第十七、八回述省親之盛,第四十回作大觀園之遊,猗歟盛哉!意在言外,其寫繁華之筆誠為高卓。至於第五十五回轉為羽調商聲,賈府始由盛漸衰,若第六十四至六十九回,紅樓二尤之下場,第七十四回大觀園之受抄檢,第七十七回晴雯之被驅逐,則賈府已示敗象,並象徵理想國之破滅,而第七十八回之芙蓉女兒誄,雖誄晴雯,實誄黛玉,又為歸結紅樓夢之先聲。此其敘寫寖微之筆又是另番境況。故戚蓼生以為一聲而兩歌,一手能二牘,此萬萬所不能有之事,不可得之奇,竟得之於石頭記一書,所謂手揮目送,非虛譽也。唯八十回後諸情節,據脂硯諸人批語,尚有賈府事敗抄沒,子孫流散,家族破滅,因有獄神廟慰寶玉,襲人出嫁,寶玉流於寒冬噎酸虀,雪夜圍破毡之落魄局面,末回乃懸崖撒手、棄而為僧,並有情榜作結,斯時四大家族亦已一敗塗地,而榮寧二府更是「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」矣。今本後四十回讀書,雖與原作之筆略隔,然其第八十一回四美釣魚,第八十七回雙玉聽琴,第九十、九十一回寶蟾送酒,第九十七、九十八回焚稿斷癡情及魂歸離恨天,第一百零九回五兒承錯愛,第一百一十三回寶玉與紫鵑之對話,第一百二十回襲人之尋死等諸節文字,亦佳構也。觀夫作者以家庭瑣事,委曲描摹,創此數十萬言之文,運用舊有章回之體,脫胎換骨,尠落前人窠臼。敘人幾達四百餘,少有重複;性情刻畫,栩栩如生,一一活躍於紙上。況且搜納詩詞、文賦、戲曲等舊學,旁及射覆、燈謎、酒令、風箏、建築、園林、針藥、食譜等雜藝,鎔冶於一爐,成此鴻篇,其創作才力雖不敢斷言後無來者,然前無古人則足以當之。尤有甚者,其將中國文化特色徵之於筆端,運用語言之妙,如在目前,心理象徵,自然流布於文字,技巧殆又神授。紅樓夢乃世界一流之小說也,二百年來,讀者為之風靡,學者競相研究,而外語之一譯再譯,有以然也。(王三慶)

 
選單
中文大辭典線上版
歷史上的今天
版權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