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華百科全書典藏版
分類瀏覽 天道

  中國古代之天道觀念,僅止於宗教意識,以天為宇宙之主宰,具有無上的權威。殷人崇拜祖先,以為天帝即祖先之神。周人以祖配天,始分為二,此乃中國古代天人觀念之先河。祖之所以配天者,以其德也。如此則由宗教意識而延伸為倫理道德之觀念,二者相互聯貫,敬天則必修德,修德亦必能敬天也。故易曰:「天道下濟而光明。」

  然中國古代之所謂天帝,乃宇宙主宰之抽象象徵,並無實質上之絕對權威,天意須視民心之所歸。所謂「民之所欲,天必從之」是也。然天之好惡愛憎亦須根據人類自身之德性行為,老子所謂「天道無親,常與善人」是也。

  孔子之天道觀念,雖繼承西周之傳統,偏重於人類道德之心理活動,所謂「畏命」、「知命」,已有欲超脫宗教意識之現象,此實為儒家思孟學派與苟子學派天道觀念轉變之關鍵。

  思孟學派之天道觀念,乃義理的天道觀念,以天道為客觀之義理。故中庸曰:「誠者天之道也,誠之者人之道也。」因此乃能通過內心改造客觀之世界。故中庸曰:「唯天下至誠,為能盡其性;能盡其性,則能盡人之性;能盡人之性,則能盡物之性,則可以贊天地之化育;可以贊天地之化育,則可以與天地參矣。」

  荀子學派之天道觀念,認為天乃純為自然的,無任何作為,亦無任何目的,一切均依其規律。故天論云:「天行有常,不為堯存,不為桀亡,應之以治則吉,應之以亂則凶。彊本而節用,則天不能貧;養備而動時,則天不能病;脩道而不貳,則天不能禍。故水旱不能使之飢渴,寒暑不能使之疾,祅怪不能使之凶。本荒而用侈,則天不能使之富;養略而動罕,則天不能使之全;倍道而妄行,則天不能使之吉。故水旱未至而飢,寒暑未薄而疾,祅怪未至而凶,受時與治世同,而殃禍與治世異,不可以怨天,其道然也。」天既是自然的,惟人能治天時,地財而用之,則與天地參矣。故云:「天有其時,地有其財,人有其治。夫是之謂能參。」蓋天、地、人各有職分,各盡其能,天地既為自然,則一切皆決於人之治,若舍人事而欲知天意則為惑甚矣;人惟修其人事,乃可以勝之,故曰「人定勝天」也。(林 尹)


 
選單
中文大辭典線上版
歷史上的今天
版權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