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華百科全書典藏版
分類瀏覽 天命

  天,為天然,或自然之義;命,為人生天然所賦之條件,為人生自然所必遵之理,故朱子云「命猶令也」,(中庸首章注)。揚子法言問明篇云「命者天之令也,非人為也」,天生萬物,各有其生存之條件,各有其生存之道,如鳥之飛翔於太空,魚之浮游於江湖,其本身各有其天然之條件,各有其本能,各遂其自然之理而生存,此乃命定之事,而不能更易者也。就人類而言:如人有四肢而不能生兩翼,人必陸居而不能水棲,人有智愚,有美醜,有生必有死,此皆天然命定之事,不能更易;人有自然必趨之理,如飢則思食,勞則思休,好善惡惡,有感必有應,凡人所必遵而不能違逆者,皆曰命。因其為自然之理,不可違抗,故曰天命;或簡稱曰天,或簡稱曰命,其義一也;如孔子曰「天喪予,天裘予!」 (論語先進篇)孟子曰:「吾之不遇魯侯,天也。」(梁惠王篇),論語顏淵篇:「死生有命。」孟子萬章篇:「得之不得,曰有命。」天與命同意,引伸此義,凡為種種條件所限制,而無可如之事,皆曰命。

  萬物俱賦有天然生存之條件,故有其自然生存之規律,必循此規律始能生存,此為天所命令,而不能違抗者也;如人遭到侵害,則必反抗,天命有自衛之道;受到慈惠,則必報恩,天命有仁愛之德;如此,方能共存共榮,是曰順天之命。反之,違背天命,傷害天理,則必遭天譴。命為理之所必然者,孔子云「不知命,無以為君子也」,(論語堯曰篇);孟子云「知命者,不立乎巖牆之下」(盡心篇);知命者必遵道而行,故為君子;不立巖牆之下,即不行險以圖僥倖;故君子樂天知命。知命必須安命,「素患難,行乎患難」,無所畏懼,「素貧賤,行乎貧賤」,不作義外之求,(中庸)。論衡命義篇云「命者,貧富貴賤也」,智弱才短,而思居高位,享富貴;不務正業,而欲以暴力詐術,攫取財富;此皆不知命者,不知命,悖理妄為,必遭天罰。呂覽知接篇云「死生命也」,可生則生,不可尋死,當死則死,不可偷生,此之謂達人知命。天所福,為安命者,天所罰,為違命者,列子力命篇闡明此義:惡勢力當權,排除異己,賢者被廢;只得退隱山林,明哲保身,此即所謂「可以生而生,天福也」;身為國家之將領,殺敵致果,奮不顧身,倘不幸而挫敗,不受被俘之辱:故力戰而死,或仰天自裁,此即所謂「可以死而死,天福也」;富豪子弟養尊處優,而驕橫荒唐,縱慾淫樂,以損天年,甚或殺人,或被殺,竟以殀亡,此即所謂「可以生而不生。天罰也」;高官大吏,營私舞弊,坐誤國事,一但被制於敵,甘負喪權辱國之罪,更且搖尾求憐,媚敵求生,此即所謂「可以死而不死,天罰也」,(列子力命篇)。當生則生,當死則死,此之謂得其所生,得其所死,此即知命安命者也;不可以生而妄求生,是謂偷生,不可以死而自尋死,是謂屈死,此不知命不安命者也;知命安命,不知命不安命,此即人類智愚正邪之別也。

  天命乃人生所不能違逆者,凡人力無可如何之事,皆曰命;故人之吉凶遭遇,不能從人之所願,皆為命中之事,稱之曰命運;苟子正名篇云「節遇謂之命」,節、時也,時機遭遇,謂之命;賢才淪於草野,鄙夫得居高位,元惡大憝得遂權之願,善人義士反罹無妄之災。無才能者巧逢幸運,而僥倖成功;有才能者遭遇迍邅,而落魄以歿;愚闇怠惰者,本當貧苦,然而其承受先人之遺產,得以坐享飽暖;天資聰敏者,當能博學,然而其因於艱窘之境遇,遂致目不識丁;人生之禍福,有幸有不幸,時機所使然,條件所使然,有才幹而無機會不能成功,有機會而無才幹亦不能成功,時運非人力所能造,才智亦非人力所能造,皆為命定之事;諺云「人定勝天」,乃人類自豪之辭,乃對畏難茍安者鼓勵之語耳!(周紹賢)


 
選單
中文大辭典線上版
歷史上的今天
版權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