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華百科全書典藏版
分類瀏覽 佛教傳入中國

  一、初期(漢末至西晉)

  (一)傳說期

  海內經、山海經載,三五之世,伯益知有佛。漢法本內傳、周書異記,均載在周世已佛法東來。唐法琳駁傅奕引經錄目有「始皇之時,有外國沙門室利防等十八賢者,齎持佛經來化始皇」之說。魏書釋老志言漢武帝遣張騫使西域,佛法始通中國。世說文字篇注,引劉子政列仙傳,得仙一百四十八人,其中七十四人出自佛教。以上所列各書,不是偽經即是附會,均非信史,但漢武闢西域,中國聞知有佛法應屬可信。

  (二)信史期

  1.魏書志釋老十云:「哀帝元壽元年,博士弟子秦景憲(景盧)受大月氏王使伊存口授浮屠經。」後漢書王英傳、後漢紀卷十、佛祖統紀…等,均載有漢明帝夜夢金人之事。太史傅毅對以或為西方之佛。帝乃遣中郎將蔡愔、秦景、博士王遵等十八人使西域。永平十年(西元五八)於大月氏遇沙門迦葉摩騰、竺法蘭二人,得佛像經卷,用白馬載抵洛陽,明帝為其建白馬寺,譯四十二章經。是為中國有佛僧、佛寺、佛教之始。亦為我國學者所公認佛教傳入中國之始。

  四十二章經究屬以上兩人何人所譯,或謂某人獨譯,或謂二者共譯,未成定案。而四十二章經之真假亦有爭辯;版本亦異,或為數次所譯。守遂本往往為麗本之增益,故可判斷麗本為真本。而經文為小乘所重,故知亦非本土所偽造,如梁啟超所主張者。迦葉摩騰,又譯為攝摩騰,本中天竺人,曾講金光明經為天竺小國間息兵,享譽天竺。漢譯四十二章經一卷,卒於洛陽。竺法蘭,亦中天竺人,少時善漢語,工佛圖,明帝置清涼臺中。年六十卒於洛。譯有十地斷結、佛本生、佛本行、法海藏諸經,因寇亂皆失,唯四十二章經流傳至今。

  2.漢末西域佛教僧侶東來之譯經師,多在桓、靈二帝時:有安清(世高)、支婁迦讖(支讖)、竺佛朔、支曜等。安清、安息(伊朗)太子,好學,習天文、醫術、解鳥獸語。既出家,復通經藏。譯有安般守意、陰持入、大小十二門、道地、人本欲生、阿毘曇王法、四諦、十二因緣、轉法輪、八正道、禪行法想等經。卒於晉太康元年(二八○),世壽一百三十餘歲。支婁迦讖,本月氏人,精懃法戒。漢靈帝時遊洛陽,譯出版若道行品、首楞嚴、般舟三昧經,及兜沙、阿閦佛國、寶積等般若、方廣、華嚴諸大部經,為傳入大乘佛法之始。竺佛朔亦天竺人,來洛譯般舟三昧。支曜於於漢靈、獻帝之際來洛,譯有具定意經,及小本起等。

  3.三國時西來傳教者以曇摩迦羅、曇帝、康僧鎧、康僧會、支謙等最著名:曇摩迦羅(法時、曇柯迦羅),中天竺人,嘉平二年(二五一)於魏都洛陽譯僧祗戒心,立羯磨法授戒、為中土有佛教戒律受戒之始。曇帝(諦),安息人,譯有曇無德羯摩四分律受戒法、摩訶僧祗律之戒本等。康僧鎧(僧伽跋摩、僧伽婆羅),在白馬寺譯有郁伽長者等四部經。康僧會,其先祖康居人,世居天竺,其父移交阯從商。會十餘歲父母雙亡,孝服畢出家,明三藏,博六經,通天文,初行佛教於江左。譯有六度集經。支讖弟子支亮,支亮弟子支謙(恭明),其父月氏人,漢靈帝世來中國,謙於漢末避亂於吳,孫權驚其才慧,拜為博士。留吳三十餘年,譯有維摩、大明度無極、瑞應本起、大般泥洹等經至今仍存。其他尚譯有本業、首楞嚴、阿彌陀等經今已不存,共三十部。

  4.西晉時代之譯經以竺法護為主,其次有帛遠、吉友、僧伽跋澄、曇摩難提、僧伽提婆、竺念佛、曇摩耶舍等。法護(竺曇摩羅剎),本月氏人,世居敦煌,隨竺高座出家,故易同師姓。又隨師遊西域,通三十六種經文,博覽六經。攜回賢劫正法華光贊等百六十五部經,譯出光讚般若、維摩、正法華、無量壽、十地、大哀、般泥洹…等經百五十部。時人尊之為敦煌菩薩。助其譯業者有信士聶承遠,遠子道真。竺法首、陳士倫、孫伯虎、虞世雅等皆承護旨詳校。帛遠(法祖),姓萬,河內人,譯有惟逮、弟子本、起五帝僧等三部經。吉友(帛尸棃密多羅),西域人,晉永嘉中始止建康建初寺,丞相王導重之。譯出大孔雀王神咒經,孔雀王雜神咒經。為密典東傳之始。僧伽跋澄(眾現)、罽賓人,苻堅建元十七年(三八一)入關中,口誦阿毘曇毗婆沙、曇摩難筆受梵文,佛圖羅剎譯為華語,沙門敏智筆受為中文。跋澄又齎婆須密經,趙正復請其與曇摩難提、僧伽提婆三人共執梵本,佛念譯為華語,惠嵩筆受,由安、法兩公校定流布迄今。曇摩耶舍(法明),罽賓人,晉隆安中抵廣州住白沙寺,善誦毗婆沙律、佛生緣起,譯差摩經一卷。復在關中與沙門曇摩掘多共譯舍利弗阿毗曇,凡二十二卷。


1  2  
選單
中文大辭典線上版
歷史上的今天
版權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