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華百科全書典藏版
分類瀏覽 儒家教育學說
        漢書藝文志說:「儒家…游文於六經之中,留意於仁義之際,祖述堯舜,憲章文武,宗師仲尼。…」儒家以孔子為宗師,自漢武帝罷黜百家,獨崇儒學以後,儒家學說成為中國學術思想的主流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孔子生於春秋之世,刪述詩、書、禮、樂,著春秋,贊周易,以六藝教弟子。孔子的弟子很多,曾子記述孔子言論,著大學;曾子的弟子子思(孔子孫)著中庸。代表孔子思想的主要書籍是論語,這是孔門弟子記述孔子言論而成。儒家還有兩位大師,那就是戰國末期的孟子和荀子。孟荀的思想,表現於孟子和荀子二書。以上各書,是代表儒家思想的作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、儒家的思想和教育目的論:儒家的思想,是以人性為本位,以仁愛為中心,藉以建立安定的社會、仁治的國家,更進而實現大同世界的理想。儒家的教育目的,就在於以發揚人性、完成人格為起點,而以建立仁治之國和大同世界為最高理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何謂仁?論語上說:「樊遲問仁,子曰愛人。」(論語顏淵)這愛人二字,是仁字最切當的解釋。這種仁愛的精神,以孝弟為出發點,論語上說:「孝弟也者,其為仁之本歟?」孝順父母、友愛兄弟,是人性最初的表現。把孝弟觀念擴大了,就能愛他人。所謂「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;幼吾幼,以及人之幼」。就是仁愛精神的表現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這種仁愛的精神,表現於社會關係上,就是忠恕之道。盡其在我謂之忠;推己及人謂之恕。忠是從自己出發;恕是設身處地,視人若己。子貢問孔子:「有一言可以終身行之者乎?」子曰:「其恕乎,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」忠的涵義很廣,對父母則為孝,對師長則為敬,對朋友則為信,對團體則為誠,而其最高表現則為愛國家、愛民族,所謂「求忠臣於孝子之門」,因為忠孝仁愛,原是發乎人類天性。這種仁愛的精神,表現於政治上,就是仁治。仁治是以仁愛為中心,以國民為本位的政治。這種政治,纔是國民所愛戴的政治方式。孟子說:「親親而仁民,仁民而愛物。」孔子說:「道二:仁與不仁而已矣。暴其民甚,則身弒國亡;不甚,則身危國削。」所以中國歷代君王,都以王道相尚,因為殘暴政治違背人類的本性,也違背中國的傳統精神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這種仁愛精神,表現於國際關係上,就是「四海之內,皆兄弟也」的大同世界。禮記禮運篇上說「大道之行也,天下為公。選賢與能,講信修睦。故人不獨親其親,不獨子其子,使老有所終,壯有所用,幼有所長,矜寡孤獨廢疾者,皆有所養。男有分,女有歸。貨惡其棄於地也,不必藏於己;力惡其不出於身也,不必為己。是故謀閉而不興,盜竊亂賊而不作,故外戶而不閉,是謂大同。」這一幅和平世界的藍圖,也是人類以仁愛的本性為基礎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儒家教育的理想,就在於發揚人性,完成人格,培育仁人。中庸說:「天命之謂性,率性之謂道,修道之謂教。」可知教是指發揚人類善良的天性而言。大學也說:「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,在親民,在止於至善。」明明德是復性的工夫,即教人恢復本來的善性。親民是化人的工作,即一面復己之善性,一面助人恢復善性,也就是己欲立而立人。止於至善是盡性的工夫。即讓天賦的善性充分發揚。教育的目的,就在於幫助人做到復性和盡性的工夫,使學者充分發揚人性的光輝。

        發揚人性不但是修身的條件,也是實現理想政治和大同世界的始基。大學說:「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,先治其國;欲治其國者,先齊其家;欲齊其家者,先修其身。…」儒家教育目的,始於修身,使人人成為不違仁的君子,人人具有完善的人格;而其最高理想,在於建立一個安定和平的社會,富強康樂的國家,和四海一家的大同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二、儒家的教育方法論:儒家既以發揚人性為目的,教育的內容,當然不能偏於智育,而包括德、行、道、藝。周禮說「大司徒以鄉三物教萬民。一曰六德:智、仁、聖、義、忠、和;二曰六行:孝、友、睦、婣、任、卹;三曰六藝:禮、樂、射、御,書、數。」這樣的課程,包括了德、智、體、美、群五育。至於儒家的教育方法,則有下列特點: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(一)注重學生的自動自發:教育既然以發揚人性為目的,而人類的善心又存乎此心。因此,教育方法注重學生的自動自發,使學生自己發揚其仁愛的本性,以養成完美的人格。孔子說:「譬如為山,未成一簣,止,吾止也。譬如平地,雖覆一簣,進,吾往也 。」孟子也說:「君子深造之以道,欲其自得之也。自得之,則居之安;居之安,則資之深;資之深,則取之左右逢其源。故君子欲其自得之也。」所以進德修業,全賴學者自動自發的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(二)注重教師的循循善誘:教師的任務,在於因勢利導,循循善誘,使學生止於至善。孔子教學,往往因學生個性不同而予以不同的指導。例如孔門弟子問仁,孔子對顏淵說:「克己復禮為仁。」對仲弓說: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」對樊遲說:「居處恭,執事敬,與人忠。」可知孔子能因各人的需要而施以適當的指導。這種啟發和誘導的方法,最能引起學生學習的興趣。所以顏淵讚美孔子說: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,博我以文,約我以禮,欲罷不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(三)注重人格的感召:教育目的,既在完美人格的形成;教育方法,亦因之注重人格的感化。孔子對於立身處世,出處進退,都極為謹慎。他懂得身教重於言教的道理。所以他說:「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雖令不從。」「不能正其身,如正人何?」孔門弟子對於孔子的偉大人格,時有景仰頌讚之詞,如「顏淵喟然嘆曰:仰之彌高,鑽之彌堅,瞻之在前,忽焉在後。」這種人格感召的力量,乃是啟發人性、完成人格的有效方法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(四)注重變化學生的氣質:教育目的,既重在養成完美的人格,因此,教師的任務,就不限於授業、解惑,而重在指導學生做人做事的道理,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人。換言之,教學的重點,不在於要學生從書本中學得一點知識,或從作業中養成某種技能;最重要的,還在於養成學生正當的態度和高尚的理想。荀子勸學篇說:「君子之學也,入乎耳,箸乎心,布乎四體,行乎動靜。端而言,蝡而動,可以為法則。小人之學也,入乎耳,出乎口,口耳之間則四寸耳,曷足以美七尺之軀哉?」這是說明:教學上注重改善學生行為,變化學生氣質,而不注重記誦之學。宋儒朱熹所訂白鹿洞書院教條,訓勉諸生「篤行」之事有三:1.言忠信,行篤敬,懲忿窒慾,遷善改過,為修身之要。2.正其誼,不謀其利,明其道,不計其功,為處事之要。3.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;行有不得,反求諸己,為接物之要。可知儒家教學,並不以傳授知識為限,而重在修己善群,立身處世的道理。(孫邦正)

 
選單
中文大辭典線上版
歷史上的今天
版權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