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華百科全書典藏版
分類瀏覽 荒謬戲劇
        荒謬戲劇,是西方現代主義戲劇的一支。這類型戲劇的源頭通常以亞佛烈.傑瑞(Alfred Jarry)的迂蔽王(Ubu Roi,西元一八九六年)為先驅。嗣後有達達主義(Dadaism)、超現實主義(Surrealism)等諷刺性、非邏輯、非理性,以及潛意識、夢般狀態、純心理自動的前衛戲劇。而皮藍代婁(Luigi Pirandello)亦幻亦真的劇作,也是此一系譜的另一重要的先驅之一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荒謬主義並不是經人刻意倡導而形成,其最直接的思想血緣,是存在主義最著名的劇作家沙特(Jean-Paul Satre),及卡繆(Albert Camus),他們兩人都強調每個人都需要自行發現、建立,並遂行一套價值觀,並憑以在混亂的生存中具現秩序。人類握有生命的自主權,而非受制於先天遺傳與後天環境。在結構上人都頗依循傳統的集中型結構形式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繼沙特與卡繆而起的荒謬主義戲劇,在內容上強調生存的荒謬,較不著重荒謬中建立秩序的重要性;在形式上則以同樣混亂的格局呈現其混亂的題材。一九六二年,馬丁.艾斯林荒謬劇場(Theatre of Absurd)一書,集結討論法國貝克特(Samuel Beckett)、伊歐涅斯科(Eugene Ionesco),與英國品特(Harold Pinter)的劇作,荒謬主義運動已行之十年,蔚然成風了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貝克特的等待果陀(一九五二)一劇,使荒謬主義盛極一時。此劇提示了人永遠無法確定任何事。劇中兩個浪跡乞討的人,等待從未現身的果陀,等待時信口胡言,以資消遣。雖言等待和希望,希望卻沒有實現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伊歐涅斯科的禿頭女高音(一九五○),劇中並沒有動作,人物可以互換重演,對白幾乎全為陳腔濫調。伊氏自稱那是一部反劇(Antiplay)。椅子一劇,伊氏將之歸為悲喜劇(Tragic Farce)一類,時稱該劇的主題為空無(Nothingness),老翁、老婦譫語式的嗔及人之自幼而長,而衰而老的經驗層面;搬滿了一舞臺的椅子,接待訪客,迎謁國王,最後出現了籠啞演說家,長篇大論,道盡生命的了無意義。這類戲有形上笑劇的意味,具之有目睹預演喪禮的戰慄感,比黑色喜劇遠為突兀而深沈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品特前期自稱為威嚇喜劇的啞吧侍者和生日宴會,都有荒謬主義的特徵;後期的劇本則予人以夢魘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總之,荒謬主義並非什麼玄之又玄的戲劇,這一運動的語意結構毋寧是負面的,其間所顯露的人生,不僅失落了時代、社會,與歷史的意義,且失去了人之所以為人的條件。自怪誕劇而抽象劇,對於人之否定,生之疏離、孤獨與虛無,已達極致,走入死巷。然其形上笑劇的手法,在炫玄作風稍緝後,便逐漸轉為其他戲劇運動所收融,自否定之中,尋求有所肯定的出路。(林國源)

 
選單
中文大辭典線上版
歷史上的今天
版權宣告